您好,欢迎来到中华临床医学会! 登录免费注册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
400-phone

会员注册

中华临床医学会-CLD

电话:00852 39710453

传真:00852 39710653

邮编:999077

地址:RM18L,27/F,Ho King Comm CTR,2-16FayuenST,MongKok,HongKongs

当前位置:中华临床医学会官网 > 科普专栏 >

科普专栏

气溶胶:新冠病毒的超长时空传播途径

2020-02-09 23:23 未知 访问次数:
在影视剧里,如果看见一个反派在害人之前发表长篇大论,这个坏蛋九成是要很快挂掉的。病毒传播也类似:声势越引人注目,反而越容易预防。

比如我打喷嚏,在一番忍无可忍之后不仅要做仰天长啸状,还要配合肩带肘、肘带腕、腕带手的遮挡动作,并且发出很大声响。周围几米的人都可以随之做出自我保护动作——远离或捂脸。

从流体力学的角度看,打喷嚏是一个剧烈的雾化(atomization)过程。人的呼吸道、口腔、鼻腔内都附着液体膜。微微清风可以吹皱一池春水;但风再剧烈些那些褶皱就更加深化,直至破碎、离开水面成为雾滴。喷嚏的气流速度可达50米/秒,堪比15级台风,于是瞬间吹皱了腮帮子、吹碎了口水。MIT的Lydia Bourouiba 教授专门研究打喷嚏,被誉为 “喷嚏女皇”。这张图是女皇团队拍摄喷嚏后的液滴轨迹。绿色代表上百微米的大液滴,惯性强,射程远至两米,但是很快沉降。红色部分是几微米的小液滴飞沫,惯性弱,被空气粘性作用减速,并且瞬间蒸发成为微米级的颗粒,也叫飞沫核。

会长邮箱

zhlcyxh@163.com

咨询微信

在线客服

上午:9:00-12:00

下午:13:00-17:00

意见反馈